Antonio · 4月6日 19:55
这是一个创建于 108 天前的主题,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发生改变。

二:初到比什凯克
我到达莫斯科的时候是当地时间11:40,北京时间16:40。
莫斯科谢列蔑契娃国际机场国际机场给我最大的惊喜就是所有的指示牌,包括机场大屏,都有中文,感觉好像在曼谷一样。进入航站楼以后,可以看到机场的各种免税店、餐厅、咖啡厅,不过此时的莫斯科新冠疫情还比较严重,因此大部分的店都处于歇业状态。我拎着行李箱在候机楼转了一圈,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落脚点,安全顺利地挨过中转的12小时。候机楼里面人也不多,但是相比于浦东国际机场的国际航站楼,人还是多一些。
绕了一圈,我看中了候机楼玻璃墙旁边的一排沙滩椅,窗外就是飞机跑道,可以看到往来飞机的起降,而且旁边还有手机充电桩,对我这个《空中浩劫》剧迷来说是个不错的位置,可以近距离看到各种飞机的起降、滑行。9个半小时的飞机让小腿变得有些浮肿,肩膀和腰有些僵硬,在沙滩椅上一躺,简直不要太舒服。
大概5个小时后,我开始感觉时差带来的错乱感。在国内的时候,北京时间22:00已经是我入睡的时间了,而此时的莫斯科依旧是下午17:00,在万里无云的天空衬托下,太阳显得格外大,阳光十分刺眼。
我困意十足但不得不强打着精神,想着去咖啡厅喝一杯美式,然而事与愿违。这边的餐厅和咖啡厅只接受现金和VISA卡消费,即便是店门口贴有“银联”的标志,但是也不能使用银联卡。我一家挨一家地询问可否使用银联卡,就在我不抱希望的时候,一个很小的售货柜台的服务员告诉我他家可以使用银联卡。我买了一个鸡肉三明治,没有咖啡,按照当时的汇率和手续费,花费56元。可以说,这是我有史以来吃过最贵的三明治了,可真是“穷家富路”。
服务员用英语问我是不是中国人?在得到我的肯定之后,他说了一句“你好!”,我也回了一句“你好!”接着我们用英语聊了一会儿。
“你来自中国哪个城市?广州还是北京?”
“都不是,我来自中国很小的一个城市,在北京附近,但是你应该不知道。”
“我没有去过中国,但是对中国的大城市很感兴趣,我想去旅游,但是现在中国不让外国人入境。”
“过两年你可以去。”
“那要花很多钱吗?听说中国人都很有钱。”
“应该不用花费太多,无论如何希望你可以去看一看。”
“一定!”
中国人有钱的形象现在好像是全球认可的,也难怪,能花500多卢布买一个三明治的中国人在他们看来至少不缺钱。
距离登机还有7个小时,我半躺在沙滩椅里等着莫斯科晚上的到来。看着航站楼外面的灯光逐渐亮起来,廊桥停靠的飞机换了一波又一波,等待的时间让我感到困意来袭。我将背包抱在怀里,鞋带绑在登机箱的轮子上,闭上眼睛,任由困意在大脑内游荡,精神始终在将睡未睡之间游离。
突然我的登机箱被移动了一下,鞋带拉动我的脚踝让大脑强制开机。我在惊醒之下猛地坐起来,下意识地用手拉住登机箱。机场保洁员开着清洁车滑向我身后的区域,原来是清洁车经过时碰到了登机箱,虚惊一场。经过此事我已经睡意全无,系好鞋带、拎着箱子开始在机场游荡,打发候机时间。
不知为何,到了晚上之后,机场大屏开始显示有很多夜间航班延迟或取消。我祈祷着前往比什凯克的航班不要延迟,至少不要取消,航班取消必定会滞留莫斯科机场,这样就会面临机票退改签、影响后续行程的问题。
为了时刻关注航班动态,我离开舒服的沙滩椅,坐在了登机口附近的人群里。在祈祷中我很不幸地看到我的航班延迟1小时,不过这也在正常延迟范围之内,只要不取消,延迟多久都能接受。莫斯科时间凌晨01:40,此时北京时间06:40,比什凯克时间04:40。在登机口接受护照、登机牌和核酸检测报告查验后,我登上了前往比什凯克的航班上,航程3个半小时。
午夜之后、凌晨之前这段时间,是机场最安静的时候,除了红眼航班,其他航班早已停飞,航站楼向外伸出的廊桥关闭了灯光和入口,成为航站楼冰冷的机械手臂,走出登机口经过廊桥的时候,我想起了某机场夜晚廊桥灵异事件,看这前面的旅客困得丢了魂儿似的排队登机的状态,空气中的孤寂感变为了灵异感。排队进入机舱后,我跟随人流找到了自己靠窗的座位,窗外此时被黑夜淹没的空荡荡的机场为这一段旅程增添了一丝漂泊。
起飞前,我将航班延误信息发给了比什凯克等待接机的同事。近乎一夜未眠,无心观察周围的环境,拖着疲累的身体落座后我就开始睡觉,在飞机滑行的推背感和起飞瞬间的失重感中,睡意逐渐变浓,机舱内的声音逐渐消失。一睡直到分发餐食的空姐把我叫醒,抬手看一眼手表,09:00(北京时间)。机窗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前面座位屏幕显示飞机已经在哈萨克斯坦上空。
机舱内一片安静,可见这班红眼航班都把大家的精力耗没了。大部分人都只带了口罩,个别人戴了防护面罩,只有一个人穿了防护服,我猜想这个人应该是中国人。航班上的乘客大部分都有着亚洲人的相貌,多数女性都裹着头巾,他们应该是从俄罗斯返回吉尔吉斯斯坦。航班上除了机组人员少见俄罗斯人模样的乘客,5月还没有到吉国旅游的旺季,少有俄罗斯人到访。
机窗外的天越来越亮,此时的飞机处于哈萨克西北空域。空中万里无云,东边的天际线呈现乳白色,发出淡淡的蓝光。向下望去,大地呈现出土黄色和雪白色交错分布的景象,让人可以想象到下面的土地有多么荒凉,就如大西北的荒原一样。只有星星点点、四散分布的湖泊透露出此处大地的生机。看到巴尔喀什湖的时候,飞机距离吉尔吉斯斯坦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的航程。
我开始整理东西,调整好精神状态,准备踏上吉尔吉斯斯坦这片神秘的土地。
航班延误3分钟到达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玛纳斯国际机场,这与传说中俄罗斯航空准点就是延误的说法不符。飞机滑行期间,旁边的小伙子指着手机卡槽处问我是否有卡槽针。我把钱包里的卡槽针借给他,他拿出一张黑色手机卡,熟练的将卡放到手机里然后把卡槽针还给我。
“这是吉尔吉斯斯坦的手机卡吗?”我试着用英语问。
他只回答“是的。”
“手机卡的名字是什么?”
“哦。”
“什么?”我没听懂小伙子的回答,又问了一次。
他指着手机卡面上的“O!”告诉我:“O”。
原来手机卡就叫“O卡”,好奇怪的名字。
“我可以拍照吗?下飞机后我需要买手机卡。”
小伙子大方地表示把手机卡卡面送给我,我接过来放在上衣兜里,打算下飞机后先解决手机卡的问题。下飞机前,小伙子告诉我他前两年去莫斯科工作,在一家快餐店做服务员和厨师。莫斯科的薪水比吉国高很多,经过两年的工作,他已经存了足够的钱,打算和家人在比什凯克开一家汉堡店,名字就叫“莫斯科汉堡”,希望可以像在莫斯科一样挣钱。他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和规划回到母国,对于任何一个想在母国大城市安身立命的人来说,前往海外工作获得物质基础,何尝不是一种曲线救国的方法。
飞机停靠在远机位,需要坐摆渡车到达航站楼。航站楼并不大,三层,登机廊桥只有两个,跑道一条,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建筑。玛纳斯国际机场是吉国最大的机场,等级为4E级,位于比什凯克西北方向,距离市中心大约32千米。该机场于1975年5月建成通航,最初命名为“伏龙芝机场”,1991年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改名为玛纳斯国际机场。现在该机场IATA代码FRU,就是伏龙芝的意思。2001年,吉尔吉斯斯坦与美国达成协议,美国租用该机场并设立“玛纳斯空军基地”,2014年6月美国关闭该基地并撤军。目前该机场到中国开通了两条国际航线:比什凯克到乌鲁木齐、比什凯克到西安,中国南方航空和长龙航空执飞。
图:玛纳斯国际机场

4月6日 19:55
需要 后方可回复,如果您还没有账号请
目前尚无回复
添加新回复
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