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onio · 4月6日 19:58
这是一个创建于 108 天前的主题,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发生改变。

飞机落地开机后,我收到了来自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的信息,大概内容是注意人身安全和领事保护信息,这让我意外。后来我才知道,之所以可以收到这条消息,是因为比什凯克玛纳斯国际机场离哈萨克斯坦很接近,不到20公里的距离,比到比什凯克还要近。
在海关处,大家都在排队过海关,效率很低。轮到我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的海关查验入境人员资料全部都是人工,这可能就是导致效率低的原因之一。我把入境资料交给边检员。和国内不同的是,边检员并没有穿戴任何防疫设备,甚至都没有口罩,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面部。边检员身穿墨绿色的工作服,头戴大檐帽,表情严肃,眼神透露出一丝古板。他示意我摘下口罩和眼镜以便核验身份,翻看了护照的每一页,有几次停留在了贴有其他国家纸质签证的页面,足足看了五六分钟后才拿起章子在护照最后一页盖上了绿色的写有入境日期和入境口岸的章,和几年前连云港机场中国边检红色的印章形成鲜明的对比。
此前我担心的中英文核酸检测报告可能因过期导致不可入境的问题烟消云散,边检员根本没有查看。
顺利入境吉尔吉斯斯坦。
在等行李期间,我发现飞机上穿防护服的人的确是中国人,我清楚的听到他在用中文打电话。于是,我快速走过去跟他打招呼,想咨询一下如何在机场购买当地手机卡,然而他也不知道。因此,我只能使用联通国际漫游联系接机的同事。
其实在到达大厅门口的右边,有卖手机卡的摊位,而且有O!、Beeline和MegaFon三家通信公司的卡,这三家通信公司类似于国内的移动、联通和电信。售卖员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我走过去用英语问他们手机卡有什么套餐可以选择。他们听到英语一脸懵,嘴里崩出两个单词“English NO”,我只能回应“I Russain No”。这让我第一次感受到英语并非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用,后来在比什凯克生活久了,我也确实感受到英语在这个国家甚至中亚国家似乎很难通用。我打开谷歌翻译,翻译了我想购买什么样的手机卡,想购买什么套餐,拿起手机给他们看,然而他们依旧茫然不解。看着摆在桌子上各式各样的手机卡和套餐介绍单页,我毫无头绪,只得悻悻离开。
“侯老师,我们看到你了。”微信弹出一条消息。
是接机的同事发过来的。这时我还在到达大厅内部,并没有出去,也没有看到事先商量好的接机的牌子。担心出了岔子,直接语音拨过去。
“喂,老师,我还没出机场呢,你们在哪里?”
“啊,我们在外面的停车场,穿白色医生衣服(防护服)的人不是你吗?”
“老师,不是我,我只戴了口罩,我现在出去,您稍等一下。”
我双手拎着行李箱走到外面的停车场。机场本身就不大,停车场也不大,出去就看到同事和另外一个人站在停车场边上。之前在微信朋友圈看到过同事的照片,因此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对于同事的了解仅限于她的名字用汉语翻译过来是“金星”,和同事一起来接机的是工作单位的副校长。
简单认识之后,同时知道我比较着急办理电话卡,但是办理电话卡只能用现金,因此她们两个就先带我去办理电话卡和取索姆现金。原来,机场大门的右手边,有办理电话卡的营业点和ATM机。ATM机有很多,都是不同银行的,我随便选了一个ATM机,插入银行卡,取了最大额度的25000索姆,之后在旁边办理了电话卡。
和国内不同的是,这里的手机卡套餐四周为一个周期,也可以办理单周的套餐。为了使用网络方便,我办理了4G无限流量套餐,750索姆,大概57元一个月。这么算下来,和国内的无限流量套餐相比要贵一些,而且网速并不快,类似于3G。不管怎么说,到达吉国后第一件重要的事情总算解决了。
跟同事和副校长一起来的还有副校长的老公,身材中等,满脸胡须掩盖了岁月在脸上的痕迹,他开了自己的车来。这是一辆很老的本田轿车,车身的漆已经掉了一些,我的两个大行李箱勉强能够放入后备箱。在后备箱盖上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后保险杠跟着动了一下。吉尔吉斯斯坦没有车辆报销制度,而且车检似乎也不是很严格,只要车可以开就可以上路。在大街小巷可以看到各种各样、车龄不一的车,加之吉国二手车很便宜,很多人都乐意购买二手车而非新车。
小车慢悠悠地行驶在机场到比什凯克市区的路上,这是一条双向双车道的公路,路面平整,道路两边是挺拔葱郁的白杨树,已经长出新叶的杨树,彰显着中亚春末夏初的生机。白杨枝叶的影子透过车窗不断在眼前闪动,附和着轮子碾过路面的沙沙声,惹人欲睡。车子向南,拐入机场高速,五月初,公路两边已是一片淡绿色的草原,不时闪过一群牛羊和三两村庄。
汽车前进的前方,远处的天山山脉在薄云翻腾中若隐若现而不失巍峨,绵延上千公里。远处的山峰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若隐若现,神秘而诱人。在阳光的照耀下,山峰上的雪在阳光下闪耀着晶莹的光芒,远远望去,如同一片明珠镶嵌在山脉之上。在这里,人们可以感受到自然界的威力和壮观,仿佛置身于一幅巨大的画卷中目之所及的山脚下,隐约看到一些城市高大建筑物的影子,比什凯克东部热电厂四根高耸入云的烟囱,此时显得格外清晰,仿佛是这片土地敬献天山的香烛,保佑着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大约半小时后,路边开始出现一些规模比较大的村庄,也可以称之为乡镇。据说聚居此地人大部分是从吉国南部迁移过来的,他们想生活在首都里面,然而人口近乎饱和的比什凯克无法容纳更多的外来人口。于是这些人选择在比什凯克的北郊居住生活,这一片区域逐渐形成。低矮的房屋错乱的建在公路的两旁,房屋样式大同小异,尖顶方屋,屋顶颜色大多为灰白色,偶尔出现红色或者蓝色的屋顶。此外路边还有加油站、杂货店、小超市和小饭店,很多上商品和食物陈列在路边的小车上,吸引来往车辆人群。
经过13小时的飞机和12小时的中转,我已精疲力竭,和同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跟我聊着在乌鲁木齐留学的日子,见缝插针地向我介绍着比什凯克。
小车驶入比什凯克的市区。市区内的路况要好很多,植被也多了起来,路边都是粗壮的大树,将长有茂密枝叶的树干伸向公路的上方,形成天然的绿色屏障,阻止眼光直射到行人身上。比什凯克植被覆盖率特别高,站在高处远望,整个城市好像是建在森林里面,低矮的建筑几乎都被树木所遮盖,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位于干旱地区的城市有如此高度绿化率。
街边不同的建筑和店面迎面扑来,同事跟我介绍着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在这条路上,我感受到了比什凯克的历史感,大部分建筑风格近似苏联风格,甚至很多建筑都是苏联时期的,比如医院学校、居民住宅;时而也会出现新式建筑,比如高层住宅、银行大楼。苏联时期粗犷硬朗的建筑风格和现代主义的建筑风格在比什凯克的城市规划中相互融合。我们掠过一片路边摊,类似于小型集市,大多是卖衣服和农副产品的。我探着头向车窗外望去,想看一看有什么东西出现在路边集市上。这样的做法在同事眼里成为了一种猎奇行为,她问我是不是中国内地的城市里没有这样卖东西的小巴扎(小集市)。我告诉她其实中国的城市里也有,比如夜市。
图;远望比什凯克

4月6日 19:58
需要 后方可回复,如果您还没有账号请
目前尚无回复
添加新回复
5000